http://www.fh-kangtai.com

会…会撑坏的好多人看 被前夫睡6天25次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简单就看到胡硕靠坐在床头上眯着,而两个小家伙却一左一右地被他抱在怀里,正睡得十分的香甜,有一只嘴角还挂了笑。

可胡硕的眼下却是一片青影,看着他们爷仨,简单是既感动,又觉得心疼,心疼孩子被吓得没有安全感,现在要抱着睡才能睡得着,心疼胡硕就这么的抱了他们一夜,同时她也觉得胡硕是一个正的很好的父亲。

她缓缓地从床上爬了起来,打算将孩子们从他怀里接过来,但是她才刚一动,他便醒了,“把你吵醒了?”

他摇了摇头,“没事!”

简单道,“我看他们这会儿睡的正熟,要不把他们放下来吧,你好好的休息一下。”

胡硕垂眸看了看怀里的俩小只,见他们的确是睡的挺好的,于是就点了点头,简单把孩子接过去,然后放到了自己的身边。

哪知才刚放下去,两个孩子就又开始瘪起嘴巴一前一后的哭闹了起来,简单和胡硕还哪敢休息呀,于是就又一人抱一个在怀里哄着。

过了一会儿俩孩子就又安静了下来,简单就对着胡硕道,“这该怎么办啊?以后不要一直都要这么抱着睡吧?”

胡硕也没辙,于是就道,“先就这样吧。”

所以过后的差不多将近两个月,两个小家伙都是被胡硕那么一直抱着睡的,为此,简单不知道在心里面将1603号房之前的那个女的骂了多少回。

要不是她,两个小家伙怎么会这样,而自家老公也不会那么辛苦,每天晚上只能靠坐在床头打盹儿,当然了,这都是后话了。

第二天,胡妈过来给简单送早餐,然后顺便叫胡硕过去吃饭,才刚进屋,就见他们两个一人手里抱着一个孩子靠坐在床头上,胡硕是闭幕养神的状态,而简单则是一边抱着孩子一边看着一本书。

胡妈就问,“这是怎么了?放了啊?孩子不能老在大人怀里抱着,不然他们要养成依赖的习惯,到时候你想放都放不了。”

简单就道,“估计是昨天吓很了,现在就是放不了,一定要抱着才睡得着,放下去就哭,放下去就哭。”

胡妈走过来,看了两个乖孙子一眼,然后就问,“难道你们昨天晚上一晚上都是这么睡的?”

简单就道,“昨晚我还好,但胡硕却辛苦了,一直都是他在照看着他们兄弟俩,他基本上没有怎么休息。”

胡妈的眉头就拧了起来,然后伸手就从她的手里将孩子接了过去,然后就试着将孩子放回到他们的小床上,可是在刚沾到小床,小家伙就瘪了嘴,一副哼哼唧唧要哭不哭的神情,胡妈又赶忙将他抱了起来,“看来真的是不行。”

随即她就对着简单道,“孩子我抱着,你把饭吃了先,然后等下换胡硕,让他吃了饭休息一下子。”

一晚上都没怎么休息,这怎么受的了哟。

简单点了点头,随即就揭开被子下了床,然后就去洗漱间洗漱,跟着就去吃早餐。

等她把早餐吃完之后,然后她又马上回来,跟着就轻轻地推了推胡硕,“老公?”

胡硕缓缓地张开眼,简单道,“你先起来把饭吃了,然后再休息,”说着她便将孩子从他怀里接了过去。

胡硕道了一声没事之后,就问她吃了么?

简单说她已经吃过了,然后胡硕就点了点头,随即就起身下了床,然后也跟着快速地洗漱了一翻,然后就去隔壁用早餐了。

简单就将胡妈也把孩子交给她,让她也过去吃饭。

胡妈就不同意,“你一个人怎么抱两个孩子,没事,我抱着。”

简单就道,“没事的妈,我可以的,我躺靠在床上又不动,他们现在又不重,累不到我,放心吧!”

胡妈就犹豫了一下,然后就道,“那我把后面给你垫高点?”

简单就点了点头,“好!”

然后胡妈就将手里的小包子交给她,简单就胳膊窝里一边搂抱了一个,胡妈就从柜子里给又抱了一床被子出来,然后就给她垫靠在了后面。

待她躺下去之后,她便问,“怎么样?,高矮合适么?”

简单就认真地感受了一下,然后就支起身,“背部中间那里稍微有一点点高,再放下去一些就好了。”

于是胡妈又给她整理了一下,跟着就又问她合适不?

简单再次感受了一下,然后就道,“可以了。”

然后胡妈就又重新把被子给他们娘仨盖了一下,这才转身回了隔壁。


 

回到隔壁胡妈就忍不住地抱怨道,“那楼上那女的可真不是妈个东西,你看要不是她,咱们家两个孩子咋会成那样?

以往人家睡觉多乖巧的呢,一天到晚都不带吭声的,现在却要人抱着睡才能睡的着,你说这一天两天的倒也没得啥,以后若是长期都那样咋个受得了?”

胡爸也就叹息,但是也没得办法,孩子惊吓都惊吓着了,“以后好好的照应着,后面再慢慢地放看看嘛。”

胡妈就点了点头,“也只能这样子了,就是要辛苦些他们小两口儿了,你看,单单这后面这个月子也不可能坐的多好了。”

说到这里,胡妈就突然看向了胡硕,“胡硕,晚上你就多辛苦些,白天我们能帮衬着就尽量帮衬着一些,晚上还是要让单单尽量的休息好一些,这女人啊月子若是不将养好,后面可是要落下病根的。”

胡硕点了点头,“我知道。”

吃过饭之后,胡硕回到隔壁,就见两个小家伙躺在他们妈妈的胳膊窝儿里睡的很安稳,一人脸上都睡了一个红脸包儿出来了。

简单就看着他道,“你快上来休息一会儿。”

胡硕就摇了摇头,“我不累。”

简单就道,“你要是不累的话,那你就将隔壁的房间收拾出来一下,近段时间你就在那里休息吧。”

胡硕就挑了挑眉,用眼神询问她为什么?

简单就道,“你也看到了他们现在这个情况,是极度没有安全感的,所以我打算近段时间都让他们跟我一起睡。”

胡硕就道,“没事,到时候我来照顾他们。”

简单就道,“那怎么行?白天你还有事呢,不休息好怎么能行?以后都由我来照顾他们,你好好休息,不然到时候你在外面开车我会担心的。”

胡硕就笑,“那有什么好担心的?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那也不行,”简单还是拒绝。

最后胡硕无奈,只得道,“那这样,白天的话,你照顾他们,咱妈有空的也会过来照看着一些,晚上的话我来照顾他们,到时候我把他们抱到隔壁去跟我一起睡。”

“那你呢?不休息啊?”

胡硕就笑道,“我白天休息。”

简单犹豫了一瞬,最终还是点了头,“好!”

就这样,两个小家伙就鸠占了鹊巢,在月头的时候就把他们爸爸赶到了隔壁去睡,这样一直持续到他们差不多快满百日的时候。

时间一滚正月就过完了,直接就过渡到了二月份,二月初一这天,简单刚试着将他们两个放一下看看,她搁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就震动了起来,她拿起一看竟然是她姐打的。

她手一滑就将电话接了起来,“喂,姐啊?”

“干嘛呢?声音那么小?”电话那端传来她姐的调笑声。

简单就捂住话筒压低了声音说,“不小不行呀?要是吵着了孩子,等下哭闹了就不好了?”

“怎么了这是?以前不是都挺好的么?没见你们这么小心翼翼的嘛。”

简单就叹息一声,“一言难尽啊,”跟着她就把俩孩子最近受了惊吓的事情给她姐说了一下。

简洁就道,“哎哟,那可得注意,可不能让他们经常的哭,男娃娃哭久了容易得疝气。”

简单就道,“我们就是担心这个呢,所以这段时间我们都是抱着他们睡的,白天就是我抱着,他们奶奶有空了然后他们奶奶也过来帮着抱,他们爷爷现在就负责买菜做饭,收拾家里活计那一块。

然后胡硕有事就外出办事,没事的话白天他就休息,或者是收拾我们这边的屋子,然后晚上他又照顾他们,我就休息。”

她姐就只有叹息,跟着简单就问,“你打我电话有啥事呀?”

简洁就道,“也没得啥事,就是问下子你们最近的情况咋样,还有就是外婆的生日快到了,爸妈他们让我们那天给她打个电话,说她这几天心情不怎么好。”

简单就问,“咋回事哟?她怎么心情就不好了呢?”

简洁就道,“还不是二姨妈他们惹她不高兴,他们不是还要弄个小房子么?就是专门用来堆柴草的,然后就让外婆去给他们煮下子饭。

然后外婆就去了,后来呢,他们说他们之前取的两万块钱放在那个二楼上的那个装粮食的柜子上的,用一个黑色的胶口袋装着的,是专门用来给人家把材料送来了付货款的,还有就是几个工匠的劳务费的。

但是后来就他们就发现那钱少了两千多块,他们就怀疑是外婆拿了拿钱,然后就质问外婆,外婆就说她没拿那个钱,然后晓都不晓得他们那里还放了钱。

她给他们煮饭都一直是在一楼,她上都没有上二楼去过,每次都是二姨妈他们把那些个米面油肉的拿出来交给她的,他们拿出来啥子东西,她就给他们煮啥子饭。

但是二姨妈却不相信,说不是她的拿的是哪个拿了的,家里又没有去过外人,就只有他们三个人,她跟二姨父又不可能拿,那天都把外婆惹哭了。

爸妈他们晓得了之后,就跑过去和二姨他们还吵了一架,然后就把外婆接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