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fh-kangtai.com

轻轻挺进新婚少妇身体里 橘里橘气床上开车

   霍景尧低咳了两声:“这件事,另有隐情。”

    方隽不解:“什么隐情?”

    “说来话长。总之,我们这么多年的朋友,算是老熟人了,我可以给你担保,聂铭的人品这一方面,是绝对过关的。”

    就凭聂铭和云亦烟一起住在小村子里五年,却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只是朋友这一点,霍景尧就对聂铭的人品百分之百信任。

    方隽奇怪的看着霍景尧。

    按理手,聂铭和霍景尧的关系,相当复杂,不是仇人都已经算好的了。

    怎么……霍景尧还帮聂铭说话?

    “别想太多了。宁拆一座庙,不毁一桩婚。”霍景尧拍拍方隽的肩膀,“如果两个人互相吸引,最后走到一起,也算是一件好事。”

    “好什么好,不是你妹妹,你当然觉得无所谓了。”

    “那我问你,如果方陶然非聂铭不嫁呢?”

    方隽挥了挥手:“现在还没到谈婚论嫁的地步。先要把两个人彻底的分开,断绝联系来往,才不会越错越多!”

    霍景尧挑眉。

    看来,方陶然追聂铭的路很难啊。

    而且以方家这么反对的态度来看,就算方陶然把聂铭追到手了,到时候,聂铭想要抱得美人归,也是困难重重啊。

    霍景尧只能……祝福他吧。

    “我先走了。”方隽说,“对了,霍总,麻烦把聂铭的联系方式给我一下。”

    “你要做什么?警告他?”

    “我留着,以备不时之需。”

    霍景尧摊手:“抱歉,无可奉告。”

    方隽看着他,也明白了:“行,你是站聂铭那一边了。”

    “我觉得年纪从来不是问题,何况又不是一个十八岁,一个五十八岁。十来岁而已,算得了什么?只要聂铭对她好……”

    “问题是,我看聂铭也不怎么喜欢她!”

    这话倒是说到点子上了。


 

    聂铭现在的确是对方陶然……无感。

    “这事,说不清楚的,没个绝对。”霍景尧淡笑一声,“爱情,本身就是一个玄学。”

    方隽匆匆走了。

    霍景尧望着落地窗外的景色,忽然想到什么,拿出了手机。

    他给聂铭发了一条消息,编辑好之后,却又删掉了。

    算了,由着去吧。

    有些事情,从来不是人为可以控制的,完全靠天意。

    ………

    晚上。

    京城一品。

    霍景尧和云亦烟吃完晚餐之后,照旧一起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

    张嫂在厨房里,收拾卫生。

    门铃忽然按响。

    “我去开门。”霍景尧起身,“这么晚了,谁过来了。”

    门一开,云承知的声音响起:“我回来啦!”

    而他的身后,还有霍父和霍母。

    霍景尧笑笑,摸了摸云承知的头,又打着招呼:“爸,妈,你们怎么过来了。”

    云亦烟本来懒懒散散的盘腿看着电视,听到霍景尧的声音,立刻就从沙发上弹跳起来。

    公婆来了!

    “送承知回来,顺便看看你们。”霍母走了进来,“你们吃晚饭了吗?”

    “刚吃完。”

    霍母连连点头:“好,好。”

    霍父四处看了一眼,没说什么,端正的落了座。

    “爸妈,”云亦烟笑道,“你们来了啊,也不提前打声招呼,家里还有点乱。”

    “没事,就是看看你们。”

    “妈,您坐。”

    霍母拉着云亦烟的手:“我看到电视上,景尧向你求婚,你点头答应的样子,心里真是高兴。亦烟,我啊,就只认你这一个儿媳妇。”

    “谢谢妈。”

    “以后的日子,就是你们一家三口好好的过了。”霍母欣慰的说道,“另外,给你们送个东西过来。”

    云亦烟好奇的问道:“是什么呀?”

    霍父默不作声的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四四方方的深褐色证件。

    霍景尧和云亦烟定睛一看,是户口本。

    “景尧的户口,一直都和我们两个的在一起,没有迁走。”霍父说,“你们俩啊,抽个时间,去把结婚证领了。然后,你们俩和承知,再重新弄一个户口。”

    云亦烟笑了起来:“爸想得这么周到啊。”

    霍父叮嘱道:“这事儿,赶紧办了,别拖。”

    这两个人,经历了太多了,风风雨雨坎坷不已的,早点办早安心。

    “我知道了,”霍景尧拿起户口本,“本来还想着,过两天去找你们拿户口的。”

    霍母说道:“成家了,就该和老婆孩子一个户口。团团圆圆和和美美的。要是啊,再有一家四口,那就更完美了。”

    霍景尧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

    “当然了,这种事情,不勉强啊。”霍母又赶紧补充,“锦上添花更好嘛。没有的话,现在已经是很好了,哈哈哈哈哈。”

    云亦烟拉着霍母坐下:“让你们给我们操心了。我和景尧,会挑个时间,去民政局领证登记的。”

    “亦烟啊,登记结婚这种事情呢,还是要图个吉利,选个好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