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fh-kangtai.com

攻和受玩各种play 写作业错了就塞一个东西视频

    白手自己去了龙岙中学。

    这里有白手的姐姐、龙岙中学校长蔡美红。

    龙岙中学也是白手捐赠最多的学校,现在还有固定的捐赠,每年五六十万。

    一半奖给老师,一半帮助家庭困难的学生,这个固定捐赠,白手已坚持了七年。

    因为正是寒假,学校里静悄悄的。

    但校门开着,因为蔡美红昨天就接了白手的电话,已在学校等着白手。

    蔡美红就在门卫室。

    看到白手的车,蔡美红出来,冲着白手挥手。

    白手将车开进校园后,蔡美红将铁栅门关上。

    蔡美红再上了白手的车。

    “姐,你显得好年轻好漂亮啊。”白手看着蔡美红赞道。

    蔡美红微笑道:“四十多岁的女人,哪来的年轻?说漂亮,顶多也只是徐娘半老。”

    “不,在我眼里,你还是十八年前的蔡老师。”

    十八年前,白手来龙岙乡收购棕榈,才认识了蔡美红。

    蔡美红告诉白手,她的头发已白了一小半,这次因为白手要来,特意在大溪镇的美发店染了头发。

    女为悦己者容,蔡美红说的时候,脸有点红。

    车在教职工宿舍楼前停下。

    白手跟着蔡美红上楼。

    “姐,我这次来,可是两手空空啊。”


 

    蔡美红在楼梯拐弯处停下,看着白手说道:“你,就是给我的最好的礼物。”

    “姐,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蔡美红的生活,一半幸福,一半不幸福。

    女儿和儿子都在外地读大学,两个孩子的成绩都挺好,这是母亲的骄傲。

    可老公肖国兴却不怎么样,在一个大镇当领导,一年到头很少回家。

    两口子同在一个市,却分居两地,怎么能幸福得起来。

    蔡美红的心思,大部分扑在教学事业上,生活波澜不惊。

    白手就是蔡美红生活中的浪花。

    其实,两人也没有几年不见,前年去年今年,连着三年的暑假,蔡美红都去过上海,每次都要待上十天半个月的。

    这一次,白手有事要办,要在蔡美红这里住上三天。

    蔡美红为白手准备了好酒好菜。

    白手笑话蔡美红,说她精心策划。

    蔡美红说,要想抓住男人的心,就得先抓住男人的胃。

    吃饭时,白手才问起龙岙乡的情况。

    “你的朋友张再道,今年还是乡书记,过了年可能就不是了。”

    白手忙问,“怎么回事?他要升了?还是犯了错误被撤了?”

    蔡美红笑道:“都不是,是他的年龄到点了。”

    白手不懂,“老张好像才五十二还是五十三岁,离退休还早着啊。”

    “组织有规定,为了确保干部的年轻化,像他们这个级别,五十二三岁上不去,就要退居二线,把位置让给年轻人。”

    “噢,这是硬杠子。”

    “对,退居二线后,大概率也会留在这里,担任乡人大主任一职。”

    白手想起肖国兴,“那我姐夫呢?”

    “别提他。”蔡美红白了白手一眼。

    “名义上还是我姐夫嘛。”

    蔡美红嗯了一声,“他才四十五岁,离退居二线还早。再说他是大镇的一把手,去年升到了副处级,还有上升空间。他占了年龄的便宜,会在六十岁退休,还有机会升到正处级。”

    “姐,说老张的事,他退下来了,谁接他的位置?”

    蔡美红摇摇头,笑道:“这我怎么会知道。听说是乡长升书记,也听说是调一个新书记来,反正小道消息挺多的。”

    白手皱了皱眉头。

    “哎,你怎么这么关心这个事?”蔡美红好奇的问道。

    白手说道:“我想在你们龙岙乡办一件大事。我就相信老张,如果老张退了,这个事我就不办了。”

    “什么事啊?”

    “扔钱,往你们龙岙乡扔钱。不是几百万上千万,而是一个亿或几个亿。”

    蔡美红惊讶,嘴巴都合不拢。

    “真的?”

    “姐,我没开玩笑。”

    蔡美红点点头,“那你赶紧去找老张。他们乡里是今明两天开始放假,别到时候找不着人。”

    吃了午饭,白手步行来到龙岙乡的乡政府。

    这次回家,白手还没联系过张再道。

    张再道看见白手,又意外又高兴。

老张张再道,看上去也老了许多,头发少了,头发白了。

 

    “小白,噢不,老白。”老张握着白手的手,先开起了玩笑。

    但脸上是认真的。

    白手马上想到,老张常去探望他母亲,应该知道他已把小白称呼送给了他儿子。

    “老张,谢谢你常去看望我妈。”白手在沙发上坐下,问道:“我和我儿子的关系公开,我不知道合适不合适?”

    “不是合适不合适,是你非这么做不可。”

    “此话怎讲?”

    老张说道:“跟你一个模子刻出来似的,连笑起来都一模一样,傻子都能看出是你的儿子,你瞒得了么。”

    “嗯,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