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fh-kangtai.com

把尿姿势抱着她失禁 在她体内一直不出来h

 他有些懵,但又不好给人推开。

  等到杨锐睡得迷迷糊糊,觉得脖子很不舒服,下意识的往下滑倒,头就枕到了殷无忌的腿上了。

  还找了个舒服一点的姿势,侧身面朝着殷无忌这边睡着。

  殷无忌:“……”就很不习惯。

  他没跟人这般姿态亲昵过。

  但他和杨锐是朋友关系,这样应该也没关系的吧?

  殷无忌已经没心思看新闻了,他低头看着腿上的杨锐,开始有些走神了。

  良久,他突然轻声呼唤道:“殷二。”

  殷二早看到眼前的画面了,所以一直没出来打扰。

  心底震惊杨小姐这进度的同时,面上又有些讶异家主居然没有很排斥杨小姐的亲昵。

  这特么就很绝好吗!

  他下意识的放低了声音开口道:“家主有何吩咐。”

  “把她抱回房间去睡。”

  “家主,这不好吧……我还没娶媳妇儿呢,哪能抱别的姑娘……”

  “殷二!”

  “要抱家主您抱,我是不抱的……这万一杨小姐以后跟家主关系产生变化了,我可就是大不敬之举了。”

  殷无忌直接被气笑了。

  他要是能给杨锐抱上楼,会喊他来?

  而且。

  “能产生什么变化!”

  “这谁能说得好……万一杨小姐以后成咱家主夫人了呢,我怎么可以抱夫人!咱得避嫌啊……”

  “想进水牢?”殷无忌眸光阴恻恻的看着他道。

  殷二一脸为难的表情道:“家主你可真为难死我了。”

  此刻,杨锐已经被两人的对话声给吵醒了。

  她心想,睡着之后的我这么给力,谁特么都别想抱走我!

  杨锐直接假装直接没睡醒,身体往上拱了拱,然后伸手搂住了殷无忌的腰身。

  还在他腹部蹭了蹭,嘴巴里含糊的呢喃了一句:“抱枕,舒服~!”

  然后一动不动的继续睡觉。

  演过尸体的人,演技还是杠杠的。

  起码能骗过殷无忌的眼睛……

  殷无忌浑身不由一僵,想要抬手扒拉开杨锐抱着他腰身的手,推开她面朝自己腹部的脸……

  就听见殷二道:“看,这下怎么抱走……家主你就这么坐会儿吧,马上都饭点了,让杨小姐好好睡个觉,休息好了脚也能痊愈快一些,一会儿心情好,肯定给你做大餐吃。”

  殷无忌黑着脸看了他一眼道:“别忘了跟她说,你们想吃的菜。”

  “家主放心,我和殷三都记得呢。”

  “滚出去!”

  属下居然不听他话了,还理由充分。

  殷无忌有些气,但因为被杨锐缠住了腰身,心情有些怪异,无暇去想那些。

  且,身体还很僵硬。

  杨锐搂着他的腰,搂得很紧,真当他是抱枕一般了。

  殷无忌就有些无语。

  感情他还成了杨锐的抱枕了!

  而杨锐此刻小心脏,噗通噗通跳得飞快……屏住呼吸了一般。

  没错,这就是心动的感觉。

  这就是拥抱喜欢的人,才会有的感觉。


 

  然后杨锐就有些飘了……

  睫毛不经意间颤抖了下,正巧被低头查看她醒了没的殷无忌给瞧见了。

  “醒了?”

  杨锐想说,不,我没醒!

  但……刚刚自己眼皮子的确不小心动了下。

  估计是被发现了。

  杨锐有些不舍松开殷无忌的腰身,但,还是松开了。

  不然这戏演不下去啊,都被发现了。

  她收回自己的手,翻了个身平躺着,两只手揉了揉眼睛,故作刚睡醒还有些迷糊的模样,睁开眼看向殷无忌道:“殷无忌,几点了?”

  “五点多了。”

  “哦……那我得起来给你做饭吃了。”

  说着,就起身坐起,提都没提,怎么会跑殷无忌腿上去睡觉。

  殷无忌一听她说要去做饭,质问的话语立马给咽回去了。

  杨锐穿上拖鞋,一副迷迷糊糊的模样道:“我先去上个厕所去。”

  说完,就开溜了。

  等到了卫生间,杨锐双手捂脸,满含春色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妈呀!

  好刺激!

  自己可真会玩啊!

  网友们的撩汉一百零八十太特么给力了啊啊啊!

  好一会儿,杨锐才平复下心情,在卫生间里洗了个脸后,去了厨房开始忙活。

  殷二突然冒出来道:“杨小姐真的是令我刮目相看了。”

  杨锐有些不好意思的朝他笑了笑道:“全靠你和殷三配合度高来着。”

  殷二忍不住笑出声来道:“不,全靠杨小姐你胆大包天……换个人,怎会敢靠近家主这样的人。”

  “嗯,刚跟他不熟的时候,也觉得他挺吓人的。”

  “可杨小姐依旧敢挑衅家主不是么。”

  “那会儿是因为给暖暖出口气……你是不知道,暖暖被他囚禁在殷家的时候,我和苏阿姨每天都是怎么过来的,我晚上总做噩梦,暖暖出事了的噩梦,就怕以后再也见不到她了……”

  殷二点头道:“理解。”

  “所以啊,看到他我就想起那段时间了,能不来气吗。”

  “那现在呢?”

  杨锐一边从冰箱里将食材取出来处理,一边回道:“越相处久了,了解多了,就越能发现,他内心里其实还住着一个小孩子……那应该是童年时候的他自己吧。”

  殷二闻,心底不由一动。

  “纪先生曾说过……家主的童年太悲惨,注定拥有不了和别人一样的人生,只有治愈了他的童年,淡化了那些经历,拥有更多,他才会活成一个正常人。

  事实证明,纪先生说的没错……家主现在的确不一样了。”

  杨锐闻,点头道:“我尽力去尝试……他喜欢吃甜食被窝发现了,足以证明我已经接触到了他内心的那个小孩了,其余,可能还需要时间吧。”

  “杨小姐还得顾及下现在的家主。”殷二好心的提醒道。

  “啊?我没顾及吗?”

  “小孩子不会谈恋爱,大人才会……杨小姐没有发现家主目前的状态就是,离不开你……但也没想要跟你谈恋爱吗?”

  “是哦……好像真是这样。”

  “所以杨小姐撩人的办法很管用,继续保持……”

  “噗嗤,我那也是网上学的,学以致用。”

  “干得漂亮……我和殷三会继续配合您的。”

别尊称啦,我当你们是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