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fh-kangtai.com

调教总受虐v文 污污小说

        牛大宝叹息了一声说道:”没有关系,你放心吧!“

        但是小慧和陈爽却很不明白,两个人一直盯着牛大宝看,觉得牛大宝这是葫芦里卖得什么药?

        牛大宝看出来这两个女人的疑惑,朝着她们使了使眼色,然后便说道:”放心吧!这件事情我最清楚,跟你父亲没有关系“

        等到欧阳喜喜手术成功推出来后,医生告诉他们几个人,欧阳喜喜的手术很成功,但是很遗憾的事情便是将来可能行走不方便,也就是所谓的可能会瘸。

        不过对于他们来说,只要不截肢,比什么都好,陈爽跟着欧阳喜喜的推车进到了病房,而牛大宝却和邱成功两个人走出了医院。

        两个人抽起了烟,坐在医院的前面大门处的旁边的石阶上,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似乎都藏着心事一般。

        “大宝,我知道你骗我,但是我也明白你为什么不想告诉我这些,但我是一个警察,一个为人民服务的警察,你不要看到他是你爸,你就为了我而隐瞒,你这样对别人不公平?”

        看到邱成功冷静地盯着他看,牛大宝叹了口气说道:“难道你会亲身送他进去吗?”

        牛大宝这句话瞬间就击中了邱成功的弱点,只见他低下了头,思考了一下子后说道:“虽然他确实是一个挺好的父亲,但是他犯罪,那就是更可怕,所以如果真的到了要亲手抓他的地步,我一定不会手下留情的”

        牛大宝却是摇了摇头,接着便说道:“大哥,你父亲不简单,我告诉你又怎么样,我们暂时抓不到他的把柄,他比我们想像的还要可怕,我现在都不知道他布局了多少东西在我的身边,我每时每刻都会成为他的监控对像知道吗?”

        邱成功却突然间站起来,然后跪在牛大宝的身边说道:“兄弟对不起,我知道这一切你都是为了我好,但是,我是一名人民警察,我求求你,把我父亲犯罪的证据告诉我,我只希望尽量不要铸就大错的情况下,让他回头,也是我这个儿子该做的”

        牛大宝吓了一跳,看到他这个做儿子的公安局长,都快要声泪俱下了,牛大宝赶紧扶起他说道:“大哥,你怎么能给我下跪呢?我不是好好的吗?”

        “那大哥问你一句话,如果将来某一天,你真的有危险了,难道你还甘愿这样不说出来,或者不反抗吗?”

        牛大宝愣了愣说道:“你是我大哥,我会忍让三次,但是为了正义,为了公平公正,如果真有那么一天,非要斗个你死我活的情况下,我也不会手下留情的”

        邱成功愣了一下,然后便点头说道:”好,好兄弟,我懂了,谢谢你“

        说完话,邱成功便很忧心地走了,他是一个公安局长,这起爆炸案肯定要调查,毕竟在一个旅游度假区,他必须要查出来,否则无法交差。

        但是当欧阳喜喜醒过来后,她看了看手机信息后,顿时就相当的慌张,直接拉着牛大宝的手说道:”大宝哥,这件事情千万不能让警方知道,我这条腿就是付出的代价,要是我们报警,那我以后就没有安宁的日子了“

        牛大宝当然懂她的话,所以叹息了一声问道:”你真的不想报警了,他可是强j了你,同时也是犯了很严重的错误,这可是刑事案件呀!“

        但是欧阳喜喜咬着牙说道:”我知道你跟他的儿子是好兄弟,这件事情你们一定可以摆平的,我不想再见到他了,我想离开这里,等到病好了,我就要离开这个伤心的地方,求求你了“

        牛大宝当时并没有答应,只是叹息了一声后,便出去给邱成功打电话了。

        过了一会儿,他才走进来说道:”既然你这样做,就是有你的道理,我也不想追问了,只是你真的想清楚了吗?你要是离开这里,这一辈子就得重新来过“

        躺在病术上的欧阳喜喜此刻看了一眼陈爽,她很是愧疚,眼泪哗哗地落下,接着便说道:”爽姐,大宝哥,我对不起你们,我是一个贱女人,我不配和你们在一起,我想清楚了,我要重新来过“

        牛大宝耸耸肩,朝着陈爽示意了一下,然后便和她一起走出了病房,对着陈爽说道:”你和邓玉环联系一下,让她联系一下林青,将她安排到国外去,让她投靠林青去吧!“

        陈爽看到牛大宝头也不回地离开,那样的潇洒,那样的洒脱,不禁问道:”你难道就能放下,难道你就不怨恨她“

        牛大宝挥了挥手,然后笑着说道:”是我的永远是我的,不是我的求也求不回,与其这样,不与放手“

        陈爽听到牛大宝这样一说,顿时就喜出望外,发现,牛大宝不但有情有义,反而更让人放心多了。

        其实牛大宝清楚,欧阳喜喜肯定是看了信息,受到了威胁,或者说她手里还有其它的把柄在邱处机手里,因此,他也不想再追究,毕竟这件事情已经解决了,而他和邱处机的真正决斗才刚刚开始。

        邱成功接到牛大宝的电话后,当时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真的没有想到,牛大宝这个兄弟居然会把这起有蓄谋的爆炸事故,让他搞成煤气爆炸事故,并且还说欧阳喜喜不需要赔偿,也不追究任何责任,虽然运作起来有点困难,但是人员伤情不重,他操作起来虽然费了一翻劲,但还是把这件事情摆平了。

        与此同时,京都,黄树医院,作为京都最高级别的私人医院,这里的住院费用一天将近一万元,而在最好的病房里,李荷依然还在昏迷着。

        李沁每个星期都会抽三到四天时间来陪自己的妹妹,平时是她请来的高级护工,一个月一万元来照顾李荷。

        这一天,一个穿着白色大褂的女医生走了进来,高级护工是个三十岁的女人,看到医生来了,没有一丝的怀疑,立刻就走出了病房。

      这个白色大褂的女医生左右瞧了瞧,然后便反锁上了房门,走到李荷的跟前,紧接着便拿出事先准备好的东西,慢慢地灌进了她的输液瓶中。

        看到护工还没有进来,她装作检查的样子,将她的嘴拧开,将一粒小小的东西塞进了她的嘴巴,然后便给她喝了点水,直到李荷躺在那里没有任何的不适合,她才长吁了口气。

        打开门走出去,看到护工在那里打电话,她把护工叫过来说道:”你要好好的照顾好她,每天要准备给她喝点水,有什么情况,赶紧叫护士,并且叫医生过来查看“

        护工看到每天来的医生也有不同的,所以也没有怀疑,只是点了点头,一直没有过多的去注意眼前这个女医生。

        女医生径直走开了,转到楼下的时候,直接往消防通道走,然后脱下了医护的衣服,瞬间就变成了一个高挑的气质女人,好身材,好容貌,还一下子吸引了医院里面的人。

        只是这个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钟了,大部份人都睡了,少部份人也并没有去注意这个女人,只是个别男人盯着她看着不眨眼罢了。

        一切都是那样的平静,没有任何的不平常,李沁还是照样过来看望李荷,发现妹妹的嘴巴有点小血泡,于是便问医生,医生说这种情况是正常的,也并没有引起重视。

        而此时,牛大宝在龙宫县却一直没有行动,只是直接去了五台山找到了师父无量大师。

        看到牛大宝带来了一百万现金,还有众多的礼物,无量大师显得受宠若惊,都快一年了没有见到自己这个最为得意的弟子,此时此刻,他是真的太开心了。

        坐在师父的房间里,无量大师却坐在他的禅坐上,看着眼前跪在自己跟前的牛大宝,不禁说道:”人生总会有许多的坎坷,你也经过了,相信这一年来,你可是吃了许多的苦头吧!“

        牛大宝跪在地上,跟师父深深地鞠躬,然后才说道:”师父,你老人家的教诲我一直未忘,虽然这一年来,徒弟我也吃了很多的苦,甚至好几次都在生死边缘,但是如果没有师父教我本事,我相信自己早就离开了人世,这一次,真的多亏了师父你的锦囊妙计,要不是这个锦囊,我相信我已经炸死了“

        无量大师笑了笑,不禁睁开了眼睛说道:”一年没见,变稳重了,师父没有看错你,只是你是人中龙,遇到的事情也会坎坷,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

        牛大宝思考了一下子,然后便说道:”师父,现在其它事情都不重要,大部份人和事我已经处理完毕了,但是天龙会的带头大哥邱处机,这个人我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去对付他“

        无量大师却是笑了笑说道:”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牛大宝愣了一下,不禁皱眉道:”我不想做犯罪的事情,师父,我真的不忍心“

        无量大师却是摇头说道:”你没有懂我的意思,既然别人可以大胆而为,你为何要偷偷摸摸呢?“

        牛大宝顿时眼前一亮,轻声地问道:”师父,莫非你的意思是说,让我大胆地去闯,去应对,对吗?“

        无量大师点头,又摇头说道:”只说对了一半,你的命里有女人缘,命里犯桃花档也档不住,但是收放不自如,太过于狂放,记得以后要能收能缩,知道该抑的时候抑,该扬的时候一定要扬,你现在自保没有问题,而且你身体也不差,何不利用自己的优势呢?”

        牛大宝听师父这样一说,顿时就尴尬地说道:“师父,你不是想让我利用自己的身体却接触那些女人吧!‘

        无量大师哈哈大笑起来,指着牛大宝说道:”你这徒儿,怎么会这样误解呢?你命里犯桃花,本是你做为男人的好事,至于你有多少男人,那是你的命,但是你认识的女人中,难道没有可以帮你逆袭的吗?你得好好利用她们帮你打开生意的大门,要想长久收放自如,稳住她们也是有必要的,为师这里有些药丸,你拿回去好好补补,不要亏待了那些对你好的女人“

        无量大师在牛大宝临走的时候,依然给了他三个锦囊,对他说道:”这三个锦囊事关重要,和上次一样,除非到了要救命,自何的地步才可以拆开,切不可以在无关紧要的时候私自拆开哦“

        牛大宝将钱和礼物放到师父的房间,然后便离开了。

        而无量大师这个时候却把自己的小书徒叫过来说道:”你们的大师兄走了,这一别将会是永远,你拿点钱,给我准备一副棺材吧!“

        小徒弟一听,顿时就哭着说道:”师父,你这是做什么呀!‘

        无量大师叹了口气说道:“命中注定遇到这个徒儿,但是这个徒儿是克我的徒儿,不过我也活了这么久,够了”

        ”师父,你不要这样说,我不想你死,你要死了,这五台山怎么办,我怎么办呀!“

        小徒弟不懂,但是无量大师却说道:“别伤心,我命中注定了就这样,你明天拿着这钱下一趟山,将钱存到账户上,然后给你家人拿点钱回去,玩个两三天回来吧!”

        小徒弟不肯走,但是无量大师却生气地说道:“如果你不按我的要求离开,那我就要生气了”

        看到无量大师生气了,小徒弟没有办法,只好点头说道:“好的,师父,我听你的就是了”

        无量大师才开心地笑了笑,轻轻地摸着他的小光头说道:“你跟了我这么多年,我也没有什么给你的,到时候那卡里面的钱都归你,要是百年之后,我真的不在了,这五台山就属于你的了,好好经营下去,为百姓多祈福,你下山后,办完事,再去龙宫县找你的师兄牛大宝,把这封信交给他,让他按信上的要求办”

        小徒弟跪拜后便拿着钱和东西离开了房间,无量大师轻轻地按着手指头,突然间眼前一亮,紧接着便冷笑一声道:“该来的还是会来的,躲也躲不掉,看来我们师兄弟是要再次见面了”

        不过他却叹息一声,随即说道:“可惜了世上的奇女子,只希望她能挺过这一关”

        牛大宝回到龙宫县的家里面,吃了师父的药丸,顿时就神清气爽,精力充沛,两天两夜,让小慧和陈爽两个女人享尽女人之快乐。

        但是当无量大师的小徒弟跑来找到他,将书信交给他的时候,他完全就是懵了,顿时就大叫一声:“不好,师父出事了”

     小徒弟当时都慌了,也不知道这个师兄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何说叫不好了,出大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