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fh-kangtai.com

我好像找到你的敏感点了宝宝 棉签×迷你受朝俞

    分科之后也伴随着分班。

    黎黎这次也分到重点班与夜离一个班,很巧了。

    夜离一直在她旁边叽叽喳喳,据他所言,得知和黎黎一个班时,他兴奋得一夜未眠。

    许州成绩并不怎么好,所以也与黎黎分开了。

    黎黎没有感觉到很遗憾,相反有一种解脱的感觉。

    搬书的那天,夜离来得特别早,他抢了两个后排靠墙的位置。

    “你坐在里面,我坐外面。”夜离把黎黎的书推到角落里。

    黎黎不高兴地坐下去:“我想坐外面。”

    “听话。”夜离捏了捏黎黎的鼻子,“我在外面保护你。”

    “不好。”黎黎非常不高兴,但她还是向夜离妥协了。

    上课的时候,黎黎总是被前面的男生遮挡视线,好在她后面没有人,站起来也不碍别人的事。

    她认真记笔记,夜离却总是晃来晃去,一直往她那边挤,把黎黎挤在角落里,紧挨着她。

    “你那边还有这么多空位,挤我干什么?”黎黎小声抱怨一句。

    夜离却是笑呵呵的:“真不敢相信,咱俩坐在一起,上这些枯燥无味的课时,我的宝贝儿在我身边,瞬间有意思多了。”

    黎黎无视他油腻腻的话,继续学习。

    但身上总能感受到一种被人盯着的奇怪的感觉。

    除了夜离,也不会有二人。

    “好好听课。”黎黎用脚踢了踢夜离的腿。

    夜离翻开书:“知道了,我学习还不行。”

    黎黎看见他不一样颜色的书皮,无语道:“书都拿错了。”

    “你们学的这本书我已经学完了,练习册都写完了,不信你看。”他在课桌里掏出一本黎黎还没怎么写的练习册,随便翻了几页,上面全是密密麻麻的字。

    黎黎还能说什么,只能安安静静地竖起大拇指。

    回到家里,黎黎才看见杨阳给她发的消息:

    “我住院了,这次比往常都要严重,可能‘阳光计划’要提前执行了。”

    黎黎看到后,自然是无比震惊。

    她趴在窗户上,看到夜离还停在楼下,并且往黎黎房间的方向注视着。

    黎黎连忙给他发信息,夜离也注意到黎黎,跑上了楼。

    “什么事?”他慌乱地打开门。

    黎黎把杨阳的事告诉夜离,并且和夜离一起跑下了楼。

    “这个医院离我们并不远。”夜离看了看地址。

    “嗯。”黎黎紧张地坐在后座上,“还好有‘阳光计划’,不然杨阳这次可就不一定能够挺过来了。”

    到了医院 ,两人又一起冲上楼。

    找到房间后,外面站着杨阳的父母。

    “杨阳还有什么家属吗?”医生问道,“没有的话,将开启‘阳光计划’。”





 

    “有有有!”黎黎离得很远大声喊道,“我们是她同学。”

    “让她进来。”杨阳虚弱地开口,但用尽了全身力气。

    黎黎跑进去,夜离留在外边。

    “相信我,总有一天我们会再见,到时候都要生活的好好的。”杨阳每说一句话,就要停顿很长一段时间来恢复力气。

    黎黎坐在她床边上,痛哭起来。

    “给你的东西在我书包里。”杨阳的目光转向桌上的黑色书包,“给你的礼物,保护好自己。”

    “好。”黎黎呜咽着答应。

    突然 ,杨阳剧烈喘起来, 医生们把黎黎赶走:“病人身体状况很糟,没时间了。”

    黎黎恐慌地往后退,她第一次感觉到自己要失去杨阳了。

    “书……包。”杨阳最后喊出一句话,然后闭上了眼睛。

    黎黎哭着拿起书包走出去,她的父母也都依靠在一起痛哭,夜离没什么表情,他轻声劝慰道:“你要相信‘阳光计划’,它是面向全世界的一个重大计划。”

    黎黎点点头,然后又和杨阳父母说几句话,跟着夜离一起离开了。

    路上,她打开杨阳留给她的书包。

    里面只装着一个盒子。

    黎黎拿出盒子,里面有两瓶防狼喷雾和一把精美的匕首。

    她再次遏制不住地大哭起来。

    “留给你的是什么?”夜离感觉到黎黎在哭,连忙问道。

    黎黎抽泣两声:“没什么。”

    “你就不要管了。”

    “哦。”

    夜离把她送回家,上楼的时候目光一直盯着黎黎手中的书包。

    黎黎走进房间,夜离问道:“需不需要我陪你?”

    “不用了。”黎黎平静地道,若是只听声音绝对不知道她刚刚经历一场苦痛。

    “能告诉我她留给你的是什么吗?”夜离仍不死心,还在思索书包里的东西。

    黎黎利落打开的书包,取出盒子,当着夜离的面打开,并且恶声道:“她说若是你敢对我做出什么不轨的事情,就用匕首杀死你。”

    说完,她重重地盖上盒子,把夜离关在门外。

    黎黎洗个澡,心里好受一些。

    她抚摸着杨阳送她的匕首,瞬间安全感十足。

    手机里是夜离的信息。

    “我以后都不会再对你胡作非为,千万别放在心上,拜托!拜托!拜托!”

    黎黎回复:“嗯,我也没告诉杨阳这件事,不过杨阳还真的很有先见之明。”

    “嗯嗯。晚安,早点睡,我最亲爱的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