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fh-kangtai.com

ktv和陌生人做了好刺激 女误入军营被np

  她收拾一番,过去吃饭。

    夜离手机铃声响了,他看了一眼手机屏幕,慌乱地跑进厕所,并且锁上了门。

    黎黎不想知道他在跟谁打电话,不在意了。

    她吃着鸡蛋,想到这可能是最后一个祥和的早餐了,就有种难以言表的窒息感。

    她想把嘴中的哭与悲痛咽下去。

    夜离打完电话,不安地走出来。

    “刚刚有点事。”

    黎黎点点头,没有追问。

    气氛有些异常。

    夜离喝了口牛奶,不再说话。

    马上就是期末考了。

    学习很紧张。

    他们快速赶到学校。

    黎琳坐在她的位子上,盯着黎黎走进来。

    以往,黎琳都是压着点走进来,这次,却出人意料的早。

    “你要的钱。”她把一张银行卡推到黎黎面前,“密码是夜离的生日,我想你应该知道吧。”

    黎黎点点头,把银行卡收起来。

    黎琳得意地笑了两声。

    黎黎看着书本,心不在焉的。

    她在想什么时候跟夜离说分手,又不能太仓促,得让夜离死心。

    “对了,现在先别说,等到期末考试之后再说。”黎琳安排道,“现在说,万一期末考没考好就不好了。”

    黎黎点点头。

    黎琳又大笑几声,现在的黎黎像是一只弱小的蚂蚁,任她摆布的样子让她止不住的得意。

    中午,夜离又不去吃饭,这次他还算诚实:“我妈给我带了饭,以后都不去了。”

    “这样好了,你吃吧,我中午去……”

    黎黎打断他:“我不吃她的饭。”

    突然,她发觉自己话中的可笑,她说自己不吃,却还是要了夜离家的钱,真是不要脸。

    黎黎想要抽自己一巴掌,她绕开夜离离开。

    夜离紧跟着:“生气了?”

    “没有。”黎黎平淡道。

    “以后我每天早上也给你做好不好?”夜离问道,他伸出手拉住黎黎的胳膊。

    黎黎把他甩开:“我更喜欢吃热的。”

    然后匆匆离开。

    夜离没再追,他回到自己班里,一边吃饭一边想着黎黎的古怪反应。

    回来时,黎黎还在生着气,饭几乎都没咋吃。

    虽然已经决定要跟夜离分手,可看见他做一些不满自己心意的事,黎黎还是气的发颤。

    “怎么这么生气?”许州在她前面问道。

    黎黎抬头看清许州的安静的模样,瞬间心情好多了。

    “实不相瞒,都是因为夜离。”

    “我看见他在班里吃饭。”许州道,就是正常的叙述语气,没有听出别的意思。

    “嗯。”提到这件事,黎黎就来气,回答的也很沉闷。




 

    许州道:“他做的不对。”

    黎黎被他严肃的样子逗笑了:“确实不对。”

    之后,两个人说说笑笑地走回班级。

    黎黎突然有了个主意,她想利用许州刺激夜离,等他生气不耐烦了,自己再找个理由推掉他。

    这时候,提出分手就理所当然了,也不会太仓促。

    黎黎这样计划着,刚与许州一起上楼,就碰见了夜离。

    他在接水,低着头很认真地盯着水杯。

    黎黎吓得不轻,她努力使自己不发出声音,用眼神示意许州,脚步声放轻别说话。

    走上一层,夜离与接水的机器消失在视线里,黎黎这才松了口气。

    许州被老师看见,叫过去处理一些事情,他告别黎黎后,飞快地往上跑。

    黎黎深呼一口气,仔细斟酌的计划就这样在碰见夜离的那一刻土崩瓦解。

    她慢悠悠地走着,脑海中想着其他计划。

    如果夜离发现她跟许州有什么关系,不知道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她也得为许州的人身安全着想。

    突然,一个强有力的手掌按在她肩膀上。

    黎黎害怕地慢慢扭过头,对上夜离恐怖到极点的眼睛,暴怒与狠厉萦绕在他周围,连带着封闭黎黎。

    她害怕地往后退去,却被夜离的手掌禁锢着,动弹不得。

    “干什么?”黎黎强装镇定。

    夜离松开她,狠狠地甩了一下黎黎,手中的水杯还没有盖上盖子,里面的水溅出来,洒了一地。

    “又和许州厮混在一起,是我的警告说的不够吗?”

    他瞪大双眼,额上布满青筋。

    “是不是?”

    腔调很高,走廊里还很安静,声音不停地回荡。

    “是!”黎黎喊了一声,“我不喜欢你了,我不想和你在一起了。”

    黎黎说着说着,声音降到几乎自己都听不见。

    夜离此时给她的状态是,如果他有把刀,她现在已经倒在地上 。

    夜离愤怒地丢掉水杯,双手牵制住黎黎,咬上黎黎的唇。

    血腥味在嘴里蔓延,再加上担忧被同学老师看见,黎黎恐惧到几近昏厥。

    她想要大声哭泣,眼泪却凝固在眼睛里,她不知道该如何表现自己的害怕,整个人都呆愣着。

    不远处传来上楼梯的声音,夜离松开了黎黎。

    “没有下次了。”他舔了舔自己的嘴唇,捡起水杯,低下身看着黎黎。

    黎黎这时才回过魂来,她用手背擦了擦自己的嘴唇,都是血,和上次她被顾稷用钥匙砸到额头流出同样多的血,或者比上次还要多。

    她没再搭理夜离,扭头就要走。

    却被他一把拉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