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fh-kangtai.com

国产动漫同人全彩h 我胸很大上体育课男生摸

 不像陆驰这个不孝子,连面子工程都不肯做一下。

        但她还是忧心的,怕陆明见了陆驰以后,心里那杆秤又朝陆驰倾斜。

        但她没办法阻止陆驰去见陆明,她的权力还是不够大。

        等她权力更大一点,等她掌控了速奔,她要让陆驰一辈子都不敢出现在她面前。

        陆文枝先进的病房,进去以后她便轻声对陆明说:“爸爸,我哥来了。”

        陆明朝门口看了一眼,就见陆驰进来了。

        陆驰的神情很严肃,刚才看到姜沁芳那双眼红肿的模样,他就能猜到她和陆明都聊了些什么。出乎意料的是,陆明居然主动招手:“你来了,过来坐。”

        陆驰就在椅子上坐了下来,陆文枝在他旁边静静地站着。

        陆明看了看他,又看了看陆文枝。

        “你姜阿姨刚在我床前说了一大通,哭了一大通,你呢,可有什么想说的?”

        陆驰说:“我说什么,能影响到你的决定么?”

        陆明笑了一下,叹息一声,说:“你的脾气,还是太硬,以后把公司交给你,够呛。”

        陆文枝就说:“哥,你好好跟爸爸说。”

        今晚很重要,她有预感。

        她哥就是太直了。

        “我要说的,以前也都说完了,现在我虚与委蛇,别说我说不出来,就算我能演出来,也没有人会信。我是你的儿子,我什么脾性,你都知道,我想要干什么,你也知道。你自己做决定。我也只管做我想做的。”陆驰说。

        陆明沉默了一会,问说:“我如果把公司都交给你,你愿意帮你弟弟一把么?帮陆奔一把。”

        他说完眼眶便有些湿润,看向陆驰。

        陆驰淡淡地说:“你如果少爱他一点,或许他也不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父子俩一时相对无言,唯有外面呼呼的风声。

        冷的很。

        陆明沉默了一会,说:“老徐看着是个中间派,好像也亲你一点,其实他比较倾向于姜沁芳。老黄不用说,他早年和姜沁芳在一个部门,有深厚的感情。你如果想要赢,主要需要笼络的人是文斯名,赵拓和刘薇他们三个,别看他们在公司所占的股权不如老徐他们,但他们都是从底层一步一步爬上来的,和公司中下部关系紧密,关系网更是错综复杂。老秦一直和我对着干,但他是我的人,你可以放心用,我都跟他交代了。还有个张坊,市长是他姑父,这人人脉了得……”

        一口气说了这么些,陆明喘了一会气。

        陆驰却已经怔住了。

        陆明喘了一会,说:“姜沁芳13年收购常氏的时候,手脚不太干净,闹出过人命,被压下来了。你也可以……去查查。她有个外甥女,在美国,她的账户上,应该每年都有几千万美金的进账……”

        “你跟我说这些是什么意思?”陆驰问。

        陆明看了他一眼,吃力地躺了下来,说:“我把公司就交给你了。但你要保证一点,要尽你所能,把速奔做大,做强。你的经营理念,我是认同的,不光是为了我一辈子的心血,也是为了速奔几万名职工……陆驰,公司不只关乎个人的得失,更担负着成千上万个家庭的未来,你要永远记得这一点。”

        陆驰沉默了一会,问:“这就是你选择我的原因?”

        “你和姜沁芳,论能力,你还稚嫩,不如她。但她这人从基层开始一步一步往上爬上来的,反而让她满心权力欲,为了权力,什么都能干,什么都能舍弃。这样的人或许很能干,但不适合做一个大公司的掌舵人。”

        姜沁芳主动舍弃了陆奔,看似大公无私,大义灭亲,其实她并不是因为觉得陆奔有错当罚才这样做,而是断尾求生,利用自己的亲生儿子上位,说到底还是为了前程。

        她很痛心,可她还是选择这样做,便知这人心有多狠。

        陆明看向陆驰:“你如果想要放开来干,不被束缚住手脚,就必须要将姜沁芳踢出董事会,但手段不能太狠,要给她在公司高层留个职位,我知道你恨我,也恨她,但陆驰,你如果想要成为一个合格的接班人,首先要学会的,就是放下私人仇恨,你记住,公司不是你一个人的,也不是我们陆家的,你做什么事,都要想着那些为了速奔付诸一生心血的人,那些倚靠着速奔的员工。你品性好,比我这个当爹的好,我相信你。好好地干吧,我会尽我所能,为你扫除障碍。”

        他说了实话,陆驰反倒比较安心。

        陆明终究在个人感情和速奔之间,选择了速奔。

        他这样的选择,并不是因为喜欢他这个儿子,只是认为他更合适做速奔的继任者。

        于公,他敬佩他,于私,他说不出心头是什么感觉。

        他站了起来,看着陆明。

        陆明说:“我要说的,就这些,你走吧。带小文也离开这里吧,不要再辛苦地守着我了。以后好好上学,跟着你哥……”他没有继续说下去,直接闭上了眼睛。

        陆文枝有些愣,大概没想到陆明早就看透了她的心思。

        陆驰对陆文枝说:“去把你东西收拾一下。”




 

        陆文枝去收拾行李,陆驰则在陆明病床前站了一会,但他什么都没有再说,陆明也没有再说。

        作为公司的老总,他或许是成功的,懂得制衡和利用,目光亦是长远,可作为丈夫,他滥情,风流,纵容小三欺辱原配,和姜沁芳联手逼死了一个人,作为父亲,他的所有子女都恨他,众叛亲离几乎是必然结果。

        这裂痕永不能修复,他们父子这辈子注定只能这样。

        一切皆有因果。

        有雨滴打在窗户上,啪啪哒哒作响。

        姜沁芳坐在沙发上,心情有些焦灼。

        陆簌簌从隔壁房间出来:“妈,你回来了,怎么没开灯。”

        她将房间的灯打开,就直接问说:“妈,你看到谢风行的新闻了么?”

        姜沁芳一直在忙工作,并不知道谢风行的事,便问说:“他怎么了?”

        看她不知道,陆簌簌立马兴奋地回去拿了手机,又兴奋地往沙发上一坐,打开手机给她看:“你看这是什么!”

        姜沁芳就看到谢风行鼻青脸肿的模样,心下大惊。

        她将新闻看了一遍,随即便感觉内心一阵舒畅。

        也就只有这样的疯子,才敢对谢风行下这样的狠手啊。

        她如果能找到这个霍守礼,然后和他联手就好了。

        姜沁芳用手指放大了谢风行的照片,整个人都兴奋起来。

        只可惜这个霍守礼没有得手,如果他将谢风行杀了,不知道陆驰会怎么样。

        他还有心思和她在公司里斗么?

        还有心思插手陆奔的事么

        她内心忽然升腾起极骇人的杀机,当她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就连她自己都觉得有些恐怖,又莫名地有些兴奋。她忽然听见有啪啪哒哒的声音,扭头一看,就见急促的雨滴打在了玻璃上。

        “这个犯人跑了,还没抓住呢!”陆簌簌说。

        姜沁芳有些懊恼,她应该早点看到这个新闻啊,要不然刚才看到陆驰的时候,她还可以“慰问”一下。

        焦灼的心情一下子平复了很多,好像都被外头的暴风雨给浇灭了。

        看来今天是她的好日子。

        姜沁芳倒了一杯红酒,端着高脚杯到了窗前站定。

        暴风雨袭来,外头狂风大作,她看见陆驰的车子渐渐驶离了医院,车灯的光消失在茫茫大雨里,她抿了一口红酒,整个人却都冷了下来,眼神却像外头的狂风暴雨,兴奋而刚毅。

        漆黑的山林里,霍守礼忍着浑身的剧痛,紧靠着一个只有半米深的洞穴,伸手接雨水来喝,他发烧了,嘴唇干裂,浑身冻得直抖,接了半天,也只接了一点水,舌头舔过掌心,却渴的更厉害,他索性探出头去,张开嘴去接天上落下的冷雨。

        大风卷着滔天巨浪登录北城,所有人都闭门不出,陆奔戴着帽子,穿着一身黑衣,仓皇地钻入了一辆黑色面包车里。

        车子穿过暴风雨,陆奔摘下帽子来,露出一张伤痕累累的脸,麻木的几乎没有任何感情,他接过同伴递过来的东西,贪婪地吸着。

        陆氏兄妹的车子开到了基地大门口,谢风行撑着伞,站在大门口,挥了一下手,车灯照着他清冷单薄的身体,在暴风雨中毅然而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