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fh-kangtai.com

乖全含进去h* 小魔女娇嫩的菊蕾

    漆黑的眼眸瞬间就冰冷了下来,阴寒的像是蕴着毒。

    她抬起头,正想让刘鹏用魂力将曲倩倩制成不死不活的傀儡。

    魂力是对陆梨无用,但并不代表,对曲倩倩这么个小小的凡人无用!

    白心怜心底冷冷的狞笑了一声。

    得罪她的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但她还没开口,那边正聊着天的曲倩倩注意到白心怜醒了,顿时惊喜的对小陆梨说:

    “梨梨姐姐,看!青蛙姐姐醒了诶!”

    刘鹏:“……”

    白心怜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

    小陆梨看了一眼刘鹏怀里睁开眼的白心怜,完全没注意到对方沉的都能滴水的阴鸷表情,也十分惊喜的说:“真的诶。”

    她“蹭蹭蹭”的跑到白心怜的面前,软萌萌的白皙小肥脸可爱的要命,长长乌黑的眼睫扑闪了两下,奶声奶气的说:

    “青蛙姐姐,你都睡了好久好久了,比我和爸爸加起来还要久呢!”

    曲倩倩也跑过来说,“就是,而且我们刚才怎么拍你你都不醒呢,睡的也太死了吧。”

    小陆梨使劲的点点头,表示就是这样!

    可烦人了。

    她们想问青蛙姐姐问题都不行。

    白心怜听那一口一个“青蛙姐姐”,又听那话的内容,简直要被她们两个傻白甜给活活气炸了。

    谁睡觉会趴着睡,还把脸全部埋在土里的!

    现在还好意思说怎么拍她都拍不醒,她没死成都是她命大!

    白心怜又气又怒,但手里的匕首掉进湖里了,想重新扑过去,杀了陆梨都不行。

    她只能狠狠咬牙,表情冰冷的放了句狠话:“行,你们给我等着!”

    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们!

    “等着?”小陆梨迷惑的挠了挠头:“青蛙姐姐,你要我们等什么啊?”

    刘鹏:“……”

    也不知道这货到底是真傻还是假傻。

    曲倩倩思索了下,灵光一闪,高兴道:“我知道了!梨梨姐姐,青蛙姐姐肯定是想让我们等一下,然后我们就可以问她问题了。”

    刘鹏:“……”

    白心怜:“……”

    小陆梨一脸惊喜,“真的啊?”

    又看向白心怜,小奶音急急又可怜的说:

    “青蛙姐姐,我们可不可以不等了啊?其实我们刚才已经等了很久很久了,就在你睡觉的时候呢,等的腿可疼可疼了,现在都还在疼呢。”

    曲倩倩见状,也可怜兮兮说:

    “对的,所以我们可不可以不等了啊,我们现在就想问问题。”

    白心怜还没说话,不知道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的刘鹏听到这话,皱起了眉头,下意识的就开口道:

    “你们想问什么问题?”

    白心怜表情一冷。

    刘鹏见状,愣了下,还没反应过来为什么问个问题,她就这副表情。

    下一秒,他就见两位漂亮的小姑娘,异口同声的,将刚才她们憋了许久的问题,说了出来:

    “青蛙姐姐,你的脑子是不是有问题啊?”

    刘鹏:“…………”


 

    白心怜的脸色已经完全不能看了。

    ……

    陆君寒这几天为了上这个节目,将手头的工作处理的差不多了。

    剩下一些没时间没处理的,也像扔破烂垃圾一样,一股脑的全扔给了他爸陆启东。

    害的陆启东那几天,看到陆君寒就想一棍子抽死他。

    但又想到真一棍子抽死了,小姑娘没了爸爸,指不定蹲在墙角怎么哭呢,最终还是认命的接过了陆君寒的工作。

    因此,陆君寒现在无事一身轻,接的电话也不是工作上的,而是他派去调查失踪案的人又有新的发现了。

    可这个发现,却让这案子变得棘手复杂了起来。

    之前幕后主使只对豪门大家族里的三、四岁小姑娘和孕妇下手,非常有目的性,对其他类型的人管都不管。

    但就在刚才,陈烁收到消息,说是幕后之人,竟是开始对男孩子下手了!

    第一个遭到毒手的男孩子,是裴修白。

    据裴家的佣人所说,当时他好好的在陆家隔壁的裴家别墅里喂鱼。

    说来也是奇怪,裴修白以往本不是个爱养鱼的人,更不喜欢小动物。

    他跟宋清婉和陆君寒一样,池子里养的鱼一般都是拿来吃的。

    但自从好像见到了什么仙女鱼,总之,就裴家的保镖所说,那鱼长得特别特别的漂亮,尾巴宛若薄薄长长的绸缎轻纱,鱼身异常灵巧美妙,通身枫叶般的火红。

    最最重要的,还是那双乌黑鱼眼,澄澈干净,圆溜溜的,略显呆萌。

    看着非常可爱。

    陈烁听闻,本来是抓到了那条鱼的,但之后也不知道怎么了,不小心被那条鱼给溜了,都好几个月了,也不知道溜到哪去了,一次都没再回来过。

    但自那天以后,裴修白就没再捞池子里的鱼吃了,就算要吃鱼,也是从外面买来,做成鱼干。

    平时没事,还会抓点鱼食,喂喂鱼。

    而他就是在喂鱼的时候,突然消失不见的。

    等佣人发现裴修白人不见时,惊呼了好几声,喊来所有的人去找。

    他们几乎将整个裴家都搜遍了,最终却在裴家的门口,发现倒在地上,已陷入昏迷的裴修白。

  他的身旁还有一大滩的血,像是经过一场极其激烈的厮杀留下来的。

    好在,经过鉴定,裴修白身上并无伤口,那血并不是他的。

    而裴修白,也只是普通的被人敲打了后颈,才晕过去的。

    没多久,他就醒了。

    醒来时,没有失去任何的记忆。

    相反,他还清楚的记得,将他带走的人,就是当时陆家宴会上,想要杀了他,却反被他踩断了手腕的那位老人。

    至于那老人是怎么神不知鬼不觉,避开了所有人,在短短的三秒内,将他从裴家瞬间带到了裴家门口。

    这事裴修白暂时还没弄清。

    但可以清楚的是,这位神出鬼没的老人,绝对跟海城最近的失踪案有关。

    显然,这么点线索,还远远不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