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fh-kangtai.com

村里的人都说我是我爷爷的种| 公交车上开了两个

 眼前的防护栏竟是直接断裂了开来!

 白心怜眸底掠过惊惧。

    正要后退。

    谁曾想,她站的地方就在湖水边缘,底下的泥土本就湿润滑腻,此时人又太过慌乱,导致脚上突然一滑!

    猝不及防下,她连人带着断裂的栏杆,一起掉进了面前极深的湖水里!

    “扑通”一声。

    甚至都来不及挣扎。

    就这么直直的沉入了湖底。

    惊起湖底的鱼儿飞快四散游走,将湖面搅得天翻地覆。

    阳光细碎的碧蓝湖面更是泛起一层又一层的涟漪波纹。

    但没多久,就都恢复了平静。

    蹲在另外一边捉鱼的小姑娘耳尖微微动了动,继而迷茫的抬起了头,乌黑的眼睛看了看寂静的湖面:

    “倩倩妹妹,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啊?”

    曲倩倩没小陆梨那么会捉鱼,这会儿小手正拼命的掐着渔网里刚捞上来的鱼的身子,生怕它跑了。

    她注意力全在鱼上了,听到这话,怔了怔,抬起眼,“没有啊,梨梨姐姐,你是不是听错了啊?”

    小陆梨抓过旁边装鱼的水桶,见里面的鱼一条都没有少,全都非常安详静谧的呆在桶底,完全没有想回湖里面的意思。

    那她刚才听到的,像是有东西跳进水里的声音是怎么回事。

    小姑娘想不出来,就不想了:“哦,那应该是人家听错了吧。”

    她还以为她抓的鱼跑掉了呢。

    树下闭目养神的三个大人倒也听到了那一声突兀的水声。

    这声音,分明就是有人落水了!

    他们倏然睁开了眼睛,想也没想,朝湖边看去。

    见那两个漂亮的小姑娘还趴在防护栏上抓鱼,嘴里还时不时念念叨叨的,一点事都没有,提起的心这才放了下来。

    被刘鹏挡着,正在修摄像机的摄影师也听到了这声音。

    他猛地抬起了头。

    刘鹏自然也听到了,也分辨出,这分明就是有人落水的声音。

    他猜想,陆梨这会肯定是被白心怜给推到湖里去了。


 

    现在多耽搁一点时间,陆梨活下来的可能就越小。

    他自然不能让摄影师坏了他们的事。

    刘鹏迅速挡住了摄影师望向湖边的视线,随口找了个话题,转移了摄影师的注意。

    这么一来,时间就这么被耽搁了。

    最后,还是一个工作人员回来,经过时,发现某一处的防护栏破了一个大洞,心下一惊,赶紧清点了下嘉宾的人数,却怎么都没发现白心怜的影子。

    这才知道,白心怜掉湖里去了。

    刘鹏心下猛的一咯噔。

    怎么会。

    怎么会是白心怜掉进去了,陆梨呢?

    他这想法刚落,就见陆梨高兴的抱着一大桶的鱼,从他身旁兴冲冲的小跑了过去,小奶音异常的生机勃勃,完全不像是有任何事的样子:

    “爸爸!你看!好多好多的鱼!都是我和倩倩妹妹一起抓的呢!”

    刘鹏:“……”

    完了。

    刘鹏咬牙。

    他看着不远处正在湖里拼命打捞的救援队,薄唇抿的很紧很紧。

    虽然不知道陆梨怎么还好好的,而白心怜又怎么会掉进了水里,但刘鹏能确定的是,白心怜现在肯定凶多吉少。

    在神界,会水的种族也只有锦鲤一族。

    他们跟灰袍老者都属于鸟类,是最不会下水的。

    平时他们腾云驾雾惯了,就算形势所迫,需要下到水中,只要稍稍一个法术,他们在水里也能如同走在平地一般,呼吸更不是问题。

    因此,有法术在身,他们从来没想过去学游泳。

    可想而知,白心怜刚才掉进湖里,恐怕连怎么挣扎,呼吸,呼救都不会,不声不响的,就迅速沉入湖底了。

    如此一来,她活下去的几率非常的小。

    何况还耽搁了这么长的时间。

    刘鹏一想到刚才他拼命的找话题阻止摄影师前来湖边查看,本是想害陆梨,最后却害到了自家人身上,脸色不由得青一阵白一阵的。

    简程浪喊来的救援队无疑是非常专业有经验的,而且人手也多。

    没多久,就将脸色苍白,双眼紧闭,浑身湿透了的白心怜给救了上来。

    “她没死,她还有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