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fh-kangtai.com

娇妾(桃花引)/ 肌肉特警的yin荡生活

  简程浪出于对嘉宾的照顾,允许刘鹏提前退出节目组。

    毕竟,女儿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而刘鹏从刚才开始,脸色就很难看,应该是很关心这女儿。

    恐怕也没有再录节目的心思了。

    谁知,简程浪难得的好心,刘鹏却表现出了极大的反对:“不行!我们不能退出这个节目!”

    他们是来杀陆梨的。

    任务还没完成,怎么能回去!

    何况,他们这边为了杀陆梨,已经折损了一个伙伴了。

    陆梨今天必须死。

    否则还真对不起白心怜的“死”!

    黑衣男人也不想空手而归。

    白心怜虽然现在只是一具傀儡,但并没有死,节目依旧能录制下去。

    只要节目继续录制,他迟早能找机会将陆梨给杀了。

    见简程浪露出狐疑审视的表情,刘鹏心下一咯噔,知道简程浪肯定是怀疑什么了。

    也是,一般人要是遇到这种情况,怕是恨不得赶紧退出节目,带女儿去看医生了,哪还有心情录节目。

    尤其节目组还允许他们退出,并没强求他们继续录制,刘鹏拒绝,还是立马拒绝的反应,让人不想多都难。

    何况是之前就对他们心生怀疑的简程浪。

    刘鹏狠狠的捏了捏拳,让自己平静下来,“我这么说,是有原因的……”

    刘鹏看似是跟简程浪解释,实则视线却暗暗的跟那边的白心怜对视了两秒。

    白心怜像是瞬间被控制了,挣脱了救援人员的怀抱,苍白着小脸,眼神空洞的就跑了过来,一把抱住了刘鹏,语气哀声的说:

    “爸爸,我不想走,我想继续呆在这录节目。”

    刘鹏无奈的看向简程浪,像是在说,你也看到了,不是我不想退出,是我女儿她不想。

    作为一个宠爱女儿的父亲,刘鹏自然束手无策。

    简程浪皱了皱眉头,蹲下来,看着小姑娘苍白的小脸,难得严肃的说:

    “小朋友,录节目可没有自己的命重要。你现在要做的,就是下山去做个全面检查。”

    湖水里掺杂很多的细菌病毒,白心怜刚才又喝了那么多,也不知道有没有个好歹,还是做个检查妥当。

    但不管简程浪如何温声细语,白心怜就是不同意,死活不肯走。

    最终,刘鹏似乎也很为难。

    为了不让女儿伤心,也求着简程浪,让他们留下来录节目。

    还保证,白心怜的身体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简程浪自然不放心,但能说的都说了,嘉宾不肯退出,他们也没办法。

    而且,割断防护栏的真凶还没找到,现在怎么说都是节目组理亏,简程浪也放弃劝说了。

    只让父女俩签订一个合同保证书。

    确认是他们硬要留下来的。

    事后录节目,若是白心怜的身体出了任何的问题,节目组都一概不负责任。

    只有活人才会生病,白心怜如今的身体就是个死人,所有的机能结构都停止运作了,全凭之前给她灌输的魂力支撑着身体的运行。

    自然不会出现任何的问题。刘鹏直接在合同上签了字。

    当务之急,还是杀了陆梨最重要。

    得亏小姑娘不知道他和白衣女人总想杀她的想法。

    否则,小萝莉怕是会气的握拳小脚直跺,说,怎么这么多人想杀人家啊?你们怎么都不去杀我爸爸呢?我爸爸他可好杀了。比人家好杀一百倍呢。

    ……

    小陆梨完全没注意到她的青蛙姐姐掉水里了,也没注意,突然冒出这么多的人,是来干什么的。

    她这会儿满心满眼的,都是她水桶里的鱼。

    “爸爸,我跟你说,”

    小萝莉用着一副骄傲的语气,小手指着水桶的鱼,很是高兴:

    “这个鱼鱼是你哦,因为它也是个好人,不对,好鱼!因为它听说人家想要抓鱼,第一个就让人家抓住了呢,总之,可好可好了。”

    如果那条鱼会说话,大概会破口大骂:“要不是吃的太撑,跑慢了一点,你以为我会被你抓住?”


 

    “哦,那个比较胖的是人家,”

    小姑娘眼眸亮晶晶的:“还有这个,这个比较漂亮的鱼鱼是姑姑,它旁边一直黏着它的是好人叔叔。还有姨姨,爷爷,太爷爷,它们是这三条鱼鱼,它们还在吵架呢!”

    曲斯年嘴角抽了抽:“你们这是一家子都在桶里啊。”

    晚上岂不是杀哪条都很残忍?

    而且,要是把这些鱼全杀了,全吃进肚子里。

    陆家一家人岂不是死无全尸了?

    陆君寒面无表情。

    小陆梨却误会了,还以为曲斯年是在羡慕呢:“曲叔叔,你别怕,我们也抓了你的!”

    曲斯年:“……”

    不是!

    你抓我干什么!

    我哪里得罪了你吗?

    你说,我马上改!

    小陆梨赶紧又去拖了一个小水桶回来:“看,曲叔叔,你在这呢!”

    她指了指,高兴道:“旁边那个小小的鱼鱼,是倩倩妹妹哦,是不是很可爱啊?”

    曲斯年:“……”

    曲倩倩也提了一个小水桶回来,欣喜的说:“还有简叔叔,西谚弟弟,我们也抓了你们呢!”

    简西谚眸光瞬间亮了起来,在写字板上画了个大大的大拇指,本是自闭的心情总算好了不少。

    简懿:“……”

    曲斯年嘴角抽的更厉害了。

    他抬手扶额:“看来我们晚上都难逃一死的命运了。”

    最可怕的是,他们恐怕还得自己烤“自己”,自己吃“自己”,最后甚至还得为“自己”收尸,把“自己”扔进垃圾桶里。

    要是鱼的骨头烤的再脆一些,烤到完全能吃进去的程度,他们恐怕连个尸体都不会留下。

    不过,话说回来,这取名字的歪主意,必定不是曲倩倩能想出来的。

    脑洞能这么大,将一家子都塞在一个桶里,也只有小陆梨能想出来了。

    果然,陆君寒沉着脸,又不擅长解释,干脆把小姑娘又揪过去打了一顿。

    可把小陆梨给委屈死了。

    她觉得爸爸就是看不起她抓的鱼!

    可看不起她抓的鱼打她干什么呀,打她的鱼啊!

    ……

    各种鸡飞狗跳的闹剧下,时间也过的飞快。

    一转眼,大半个小时就这么过去了。

    刘鹏那边已经处理妥当,按原计划录节目。

    原本还在山下跟帐篷做斗争的周笑笑他们,不知从哪里借来了一个小推车。

    将笨重的帐篷往上面一放,推着推着,也上了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