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fh-kangtai.com

丝袜老师用脚帮我弄出来* 含着rb睡H

 那个霸占着我的男人,抱着他的一个女朋友给他生的孩子,跟他的另一个女朋友聊电话,他的俩女朋友还友好地聊了几句,然后他忽然发现了我……

        好怪异的感觉。

        安敏之已经接话,“我叫她来的,她一个人在这边呆着,又没有什么朋友,肯定特没意思,就叫她过来家里吃饭。她可是我小师妹呢!”

        彭向明点了点头,倒是冲沈青枫笑了笑,说:“那你以后就常过来玩!”然后就又逗孩子去了。

        沈青枫不由得看着他,心想:他好喜欢这个小男孩啊!

        安敏之交代完晚饭的内容,打发保姆去做了,就笑吟吟地站在那里,跟沈青枫并肩,看着彭向明逗儿子。

        但很快,彭向明的手机就又响了起来。

        没等安敏之做出反应,保姆先就过去接过了孩子,彭向明接起电话,“嗯?哦,是嘛,这次倒是……呵呵,那么快就让步了?嗯,嗯,那就接着谈呗,就是之前咱们讨论好的那几条底线,一定不能动摇。嗯,嗯,哦……请呗!我就……不去了,有你出面请他们吃个饭,就已经足够了,我去干嘛!我呀,哈哈哈,我守着老婆孩子热炕头儿嘛,没什么出息,哈哈哈……”

        电话里说的轻描淡写,但挂了电话,彭向明脸上还是露出一副特别高兴的样子,收起手机,冲厨房喊:“家里有五花肉吗?我有点馋了,给我烧个红烧肉!”

        “好嘞!有的有的!我马上做!”

        厨房里的保姆赶紧答应。

        眼见孩子已经被抱回了东厢房玩去了,彭向明走过去,到走廊下坐下,顺手抄起大蒲扇,晃悠了两下,对安敏之说:“还是有蚊子,没那边除的好,明天你让方成钧给那边的保姆打个电话,让他们过来给这边再做个除虫!”

        安敏之赶紧答应了一声。

        彭向明已经冲她,又冲沈青枫招手,“坐呗,站着干嘛!”

        安敏之很自然地就过去,在一把椅子上坐下了,还友好地冲沈青枫招手,把她招呼到自己身边坐下,然后笑着问:“看来有喜事儿?”

        彭向明笑笑,“新纪元那边的!你别瞎打听!”

        于是安敏之不问了。

        其实安敏之在新纪元科技那边,是有股份的,记名股票,她有四万股呢。那是彭向明第二次投资的时候,拉着自己的一票女朋友,还有赵建元萧韵怡两口子,每人都投了一点。安敏之当时投的是四百万。

        本来她也不在意,反正她现在手里、身上的绝大多数钱,都是彭向明给的了,他让投什么就投就是了。投完了也没当回事。

        但是,因为对彭向明的行程太了解了,使得连本来对新纪元那边并没有什么关注的她,也知道了魔都车展上的一系列事情,进而注意到了最近一两个月新纪元推出的全球首款电动概念车赤兔的情况,于是不知不觉的,就对新纪元多了不少的关注,开始模模糊糊地意识到了一些这家公司的价值。

        然而,彭向明严禁自己身边的女人瞎打听新纪元科技的事情。

        但安敏之丝毫都没有生气的样子,反而一扭头,拉过沈青枫的手,笑着说:“刚才跟青枫聊天,听她说,唐凤翔还特意找她问过老徐的事情。”

        这个话题顿时引来了彭向明的兴趣。

        “哦?是嘛!呵呵,唐总做生意……鬼精鬼精的,呵呵。”

        安敏之摆出一副并不怕沈青枫出去泄密的架势,认真地说起来,“我听说最近半个月,唐凤翔都快住在燕京了。我猜,咱们跟老徐吴芸他们,已经谈好了工作室这事儿,他应该已经猜个八九不离十了。这事儿,怕是会有点不大保险!”

        顿了顿,她叹口气,“唐凤翔当年对他的确算是有知遇之恩,而且现在他也很看重徐精卫了,态度摆的很诚恳,出的条件也不会比咱们差,徐精卫应该是动摇了,他的性子,某方面有些执拗,但像这种事情,又会有些扛不住压力。昨天吴芸过去公司,到我办公室坐了一阵子,我感觉她隐隐约约透露出来的意思,应该是在试探我,他们可能觉得盛情难却?想让咱们跟凤翔影视两边都入点股?”

        彭向明闻言眉头一皱,“吴芸这么说了?”

        安敏之赶紧摇头,“没有。我猜的。但是,她那么个聪明人,不会说没来由的话的,她既然暗示我,就证明他们可能已经有这种想法了。”

        彭向明“嗯”了一声,想了一会儿,忽然冷笑,“随他们去!想来,我欢迎,不想来,我也没意见,但是想吃两头,谁都不得罪,也未免太拿别人当傻子了!”

        又想想,他摇头,“徐精卫可能会动摇,他是个搞艺术的,对这些事情,可能没那么敏感,但吴芸肯定拎得清……随他们去吧!”

        安敏之又“嗯”了一声。


 

        没有任何的反对意见。

        甚至都没有再阐述自己的想法。

        从头到尾,沈青枫就弱弱地缩在一旁,生怕被搅和进这种“大事”里去,但是却也从旁观的角度,印证了一个她刚才就隐隐有所感觉的判断:安敏之安总,怕彭向明怕得厉害!

        彭向明说什么,她都不敢反驳,甚至都不敢解释。

        随口的闲聊,安敏之就是简单问了句什么,被彭向明一句话截回来,她也没有表示任何的不满意,或不高兴,马上就听话地换了话题。

        按说不应该的。

        他们两个有一个孩子,虽说彭向明很花心,在外头女人不少,但按说两个人之间的感情,应该还是很不错的,不然怎么会生宝宝呢?

        更何况,行业内都知道,安敏之是公认的彭向明的左膀右臂,在马里亚纳,乃至于在彭向明手下的所有影视剧方向的事情上,有着极重的权柄。

        就凭这样子的地位,她在彭向明面前,就算不会太强势,但也不该那么弱才对——但偏偏,她在彭向明面前,居然是一副伸不开手脚的感觉。

        “不,不对……”

        彭向明忽然又停下了蒲扇。

        沈青枫下意识地看过去,那一刻,感觉他目光深邃,眸中似乎有着某种摄人心扉的智慧的光,“我很可能想反了!这事儿,十有八九是吴芸在瞎捣鼓!徐精卫虽然软弱了点儿,但他重情义、重承诺,而且还有股子倔脾气,他反倒不会动摇什么!怕是吴芸已经被唐凤翔的诱之以利给说动了!”

        说到这里,他“呵”了一声,摇头失笑,“真是……精明啊!”

        安敏之似乎微微地愣了片刻,随后才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我明白了!两边都入股,就等于是三足鼎立了,谁说了都不算,都得尊重他们的看法,对于他们来说,其实反倒是最大的自主权。到时候,从咱们这边拿剧本,两家都伸手帮忙,他们负责制作和拍摄,然后再交给凤翔影视发行……完美!很棒的思路!”

        彭向明笑了笑,忽然说:“下次吴芸再找你磨叽,你不妨把态度表现得冷淡一点、硬气一点!敲打一下她这个聪明人!回头呢,我再找时间,找老徐吃个饭。”

        安敏之露出秒懂的样子,点头,“好!”

        沈青枫看看这个,再看看那个,能感觉到他们已经谈完了、甚至是定下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但她却听了个迷迷糊糊。

        这个时候,安敏之却把话题一转,笑吟吟地扭头看着沈青枫,又把话题转到了她身上,“青枫真是漂亮啊!年轻真好!”

        沈青枫不知道该说什么,就全凭直觉里的反应,笑笑,说:“哪有啊安姐,您才是真好看呢!”

        安敏之却不接茬,扭头看向彭向明,“我特别喜欢我这个小师妹,正好她自己跑燕京来,没亲没朋的,她自己住那么个大别墅,也显得太空落了,反正我这院子也大,房间也很多,我就寻思着,以后只要她愿意,就让她过来……”

        她话说到半截,彭向明的手机忽然响起来。

        他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微微皱眉,一边抬头瞥了沈青枫一眼,说了一句,“那当然好啊,看你俩,你们定!”,一边接通了电话,“嗯?有事儿?”

        电话那头的声音不大,但院子里还算安静,因此沈青枫和安敏之都听见了一点模糊细微的声音——好像是说什么人来了?

        “老板,南方电视网的佟阳明来了,刚才忽然给这个手机打电话,说他已经下飞机了,想马上见您,最好是能到您家里坐坐。我感觉……他好像是有什么急事,而且很低调的样子。他说不让我接,他会打车过来。”

        “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