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fh-kangtai.com

电击花蒂核| 白色丝袜国产在线视频

  电话很快挂断,安敏之张了张嘴,似乎是想问什么,但犹豫着,一直都没问出口。过了一会儿,彭向明交待,“你去厨房说一声,没炒的菜都缓一缓,等客人来了再炒!”安敏之马上答应一声,就起身过去了。

        足足一个多小时,天都快黑透了,方成钧才终于带着佟阳明过来,敲了门。

        佟阳明刚一进来,握住彭向明的手,直接就开门见山地说:“向明啊,我来找你帮忙来了!”

   “三百集电视剧?是你疯了还是我疯了?”

        彭向明惊愕复又失笑,“就马里亚纳现在的规模,接下来三年什么都不干,连电影都不拍了,也给你拍不出三百集电视剧呀!”

        这个时候,不只是他,坐在不远处的沈青枫,正在张罗着给客人冲茶的安敏之,也都有点愣——都没料到,堂堂的南方电视网首席内容官,一进门就直言不讳地求助,刚坐下,说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找马里亚纳定制三百集的电视剧!

        三百集,很大的一个体量了。

        马里亚纳这边,是自《无间道》大卖之后,开始逐渐走上循环发展的正轨,也即公司养的人基本上一年到头都有活儿干,然而即便是经过了有意识的适度扩充队伍之后,马里亚纳现在也没有年产一百集电视剧的能力。

        有这个能力的影视公司,国内应该也就五六家到七八家的样子。

        一部影视作品,自提出制作方向,到出剧本、筹备建组、选好外景地、选演员,到开拍,到剪辑,再到后期制作,包括添加片头片尾、字幕、配乐等等,一整个流程走下来,需要集数百人的力量去忙活大概前后一年的光景。

        虽然绝大多数工作人员,都不是从头盯到尾的,但导演却肯定要。

        剧组好办,剧本也好买,演员也不缺,但好的、能够提供稳定的质量输出的导演,却并不是那么容易找的。

        即便是快枪手,一年五十到六十集电视剧,就牛逼死了,还得是一大帮人前前后后的围着他,被他指挥的团团转。

        正常的、质量稳定的导演,一年也就四十集上下,已经紧忙活。

        更不要提,马里亚纳这边从一开始扩张导演的队伍,彭向明就始终都坚持一个基本原则:先质后量!

        所以,马里亚纳现在合用的这些导演们,举凡徐精卫、李秀伟、魏小度、傅远声、左车、苏强生,就没有一个快枪手。

        都是慢工出细活的手。

        更不要提,徐精卫和李秀伟、魏小度,还都是电影导演,是不可能让他们去拍电视剧的。而仅凭剩下的那三位,要让他们一年拿出一百集,很悬!

        傅远声加入到现在一年半了,拍了《大侠霍元甲》和《陈真》,还是两部套拍,一共四十集,《大侠霍元甲》已经播了,但《陈真》是直到五月才彻底处理完后期,现在《霍东阁》正在筹备,要全部弄完拿出成品,估计够他忙到年底了。

        左车和苏强生都是17年秋冬时候加入的,之后就开始联手筹备《射雕英雄传》的第一季铁血丹心,后来拍完了,副导演苏强生不参与后期,就开始独自挑大梁,去年下半年拍了只有十集的《朝五晚九》,目前正在筹备《仙剑奇侠传》。

        而左车则是在筹备《射雕英雄传》后两部套拍,估计很快就会开拍,但后面的两季一共四十集完全弄完,大概率也得明年上半年了。

        算下来的话,现在马里亚纳一年也就五十到六十集的产量。

        彭向明稳定的剧本输出,安敏之、程一规等制片人在幕后的辛苦保障,加上三位导演都愿意静下心来慢慢把东西做好,这才形成了现如今马里亚纳的金字招牌——就这几个人手的话,一年一百集也不是做不出来,但大概率质量要塌了。

        “你可以扩充人手啊!”

        佟阳明很认真地分析说:“我是知道你们的制作流程的,我对导演没要求,对演员呀、幕后团队什么的,都没要求,我只要求剧本是你的,这部剧你负责监制,到最后,只要你愿意为这部剧担保,咱就算数!这还不行?”

        然而彭向明大摇其头,“做不来做不来!我要是答应你了,以后三年我就什么都别干了!光给你捣鼓电视剧吧!我新电影都筹备了一大半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现在要是答应你了,电影怎么办?”

        佟阳明继续劝,“不耽误啊!你可以先把电影搞出来,同时呢,你慢慢的找人手,一点点扩充制作计划,第一年你可以先给六十集,第二年一百集,第三年一百四十集,你看,这不也就完成了吗?”

        “不干不干!真弄不出来!”

        “价钱随便你开的!你算算,三百集电视剧真弄出来的话……你算算!真的不比你拍电影赚的少!”

        “那也不干!”

        彭向明继续摇头,“再说了,一部说一部的话,不好吗?咱们合作关系那么紧密,同样的条件我肯定卖给你!而且你能先看东西,再决定买不买!这就保证了买卖成交,大家都赚,谁也不糊弄谁!你这一下子要签我三百集,万一我糊弄你几部呢?弄出来狗屁不是,你赔了钱,我砸了招牌,怎么办?”

        “不会的!你就不是那种人!”

        “别那么相信我,我都不信我自己!”

        佟阳明无奈,扭头看安敏之,貌似求助。

        安敏之是马里亚纳的总经理、大管家,佟阳明是南方电视网的首席内容官,真说到具体的业务啊、谈判啊之类的,反倒是他俩对接的次数更多。

        但安敏之笑了笑,什么都没说,刚倒完茶坐下不大会儿,现在居然站起身来,笑笑,说:“你们先聊着,我去看看厨房的菜弄得怎么样了!”起身走了。

        她一走,本来就觉得自己坐在这里很状况外的沈青枫当下赶紧起身,话都没留下半句,追出去了。

        佟阳明的身体往宽大座椅的靠背上靠了一会儿,摸出烟来,问:“可以吗?”

        彭向明摆手,“你随意!”

        于是他点上一根烟。

        彭向明早已戒烟,熟悉的朋友都知道,所以即便是佟阳明,跟在在一起吃饭喝茶的时候,也都是尽量不抽烟的。

        “刚才那女孩儿,是沈青枫吧?太子妃那个剧,是吧?”

        “嗯。是。”

        “好演员!她身上有股子英气,很少见!听说是你当初去魔都,一眼就看上了,才决定跟老唐合作,为她量身打造这部太子妃的?”

        啧!脑子真快!

        这就开始想到绕弯子的路子了!


 

        彭向明摆手,“以讹传讹罢了!那部剧,马里亚纳的确有一半的投资,但从头到尾都是凤翔影视主导的,我们这边基本上没太参与,顶天了就是查查账!”

        那部剧与其说是为沈青枫量身打造,还不如说是城下之盟。

        至少对彭向明来说是这样。

        虽然现在来看,也没少赚钱。

        佟阳明“哦”了一声,随后又叹了口气,“现在咱国内,也就你不愿意接这种活儿了!换别的公司,三年三百集,不得乐疯了!就算现在做不出来,合同一签,拼命地招兵买马就是了!还能放着钱不赚?”

        彭向明笑起来,“我不敢什么钱都赚呀!真要是放开了这根弦,你信不信,我一年能写十部电视剧!全拍出来吗?我盯的过来吗?”

        佟阳明缓缓点头,不说话了。

        似乎在犹豫什么。

        彭向明也不说话,什么都不问。

        但他的脑子可没闲着,打从佟阳明刚一提出要打包签马里亚纳三年三百集电视剧那时候开始,他脑子就飞快地转起来了。

        佟阳明这大概是看见什么机会了!

        很有可能是南方电视网内部要出什么变动,要么就是他看见了机会,想要把握时机,再往上走一步——他再往上,就是二号人物,首席执行官了——要么就是他遇到了一些危机,迫切地需要点东西拿出来捆绑,稳住自己的位子。

        无论哪个可能,都是他们内部的问题,即便是在过去的一年多时间里,彼此已经一些交情,彭向明还是觉得自己不太适合问出来。

        因为根本就不想参与进去。

        事实上,就像佟阳明自己说的,国内的电视剧圈子,根本就不缺愿意为南方电视网拍剧的公司,像这种类似定制剧的模式,甚至是很多公司都特别喜欢的。

        电视剧也好,网剧也罢,制作公司多如牛毛,但销售渠道却是近乎固定的——华夏电视台、六大无线电视网、五大有线电视网,再加上几家大牌视频网站。

        所以,并不是说你一家公司投资拍了一部剧,就能拿到市场上随便叫卖的,拍好了卖不出去的大有人在!最后卖出去赔钱了的,也数见不鲜。

        定制剧就全然没有这种担心了。

        合同一签,甚至可以拿到部分预支款项,就算是用别人的钱去拍了,项目开支上再稍微做点假账,省下来一部分,到最后剧出来了,赚头很大。

        然而,马里亚纳从来都不接这门生意。

        即便是佟阳明给足了诚意,彭向明也没有丝毫心动的样子。

        自始至终,佟阳明都没提他为什么忽然那么秘密的跑过来,还提出一下子打包三百集这样的大项目,当然,彭向明也没问。

        一番无比直白的交流之后,这个话题就此打住。

        接下来就是真正的朋友串门了。

        他还特意给彭安然小同学买了一个精致的八音盒,拧好之后放到桌子上,叮叮咚咚的,声音很是悦耳,小家伙就被保姆扶着,趴在桌子上盯着看。

        佟阳明一个四十大几近五十岁的人,按说比彭向明的老爸都小不了几岁了,却一口一个“大侄子”的说彭安然,夸得不行。

        然后吃饭,稍微喝了几杯酒,酒后再喝几口茶,他就提出告辞。

        他不让彭向明安排车子过来接,表示要自己打车去机场,于是彭向明亲自送他出胡同,临别前,他叮嘱,“今天我来一趟这个事儿,先别泄露出去,我们那边,还有些事情,没有定下来最终决定,所以我也不好多说什么。不过,短则三天,长则一周,我肯定还要过来一趟的!到时候咱们再聊!”

        他这话一说,彭向明就知道,大事还在后头。

        但彭向明依然忍住了,什么都没问。

        等回到家的时候,推门就进,东厢房里已经熄了灯,能听见保姆正在哼唱着什么小调,在哄彭安然睡觉,厨房那边,还亮着灯,有些响动,大概是做饭的保姆在收拾厨房。而正房那边,却只是空亮着灯,两个女人皆不见。

        等他迈步进了正房,才看见两人正在充作茶室兼书房的西耳房里喝茶。

        看见彭向明进来,沈青枫蹭的一下子就站起来,脸通红。